首頁 > 警務新聞 > 基層動態

今天我當班|交警蜀黍“繞地球”兩圈的守候

2019-03-14 來源: 德宏交警

 

繞地球赤道一周約為40076公里,抖音里很多熱愛旅行的達人總說,“趁年輕,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年輕這個詞對于31歲的我來說有些扎心,在青春尾巴末端的我不禁想起這三年多在龍瑞高速公路上的日子,每天在轄區內88.49公里的路上來回巡邏、執勤,三年多共跑了88000多公里,可以繞地球赤道兩圈。

 

與我而言,這段距離說短也短,說長也長,它沒有環游世界那斑斕多彩的奇幻,也沒有跨山跨海的澎湃,唯有我那份執著的熱愛和堅守。

 

我叫徐剛亮,是德宏州公安局交警支隊芒市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隊的一名民警。

 

2019年3月8日,星期五,今天我當班。

 

“滴滴滴……”鬧鐘準時響起,我的鬧鈴聲很小很小,因為怕把5歲的兒子吵醒,醒了他又得黏著我。

 

每天上班我都會騎著我心愛的摩托車,這幾天氣溫驟降,看著遠處白霧茫茫,我不禁擔心起我負責管轄的龍瑞高速那幾個團霧風險點,待會上班得第一時間去那兒看看。

 

07:45

 

今天單位食堂的早餐是肉圓子餌絲,先喝口熱湯把騎摩托車時身上的寒氣逼走,然后和中隊長夏哥、老曹坐在一塊,談著最近上映的幾部電影,約好周末有空的話一起去看一看。

 

08:00

 

例行點名后,我便急匆匆地叫上棚棚和明安兩位協警兄弟去路上巡邏,眼看就要下雨了,上班路上的擔憂越發讓我坐立不安,下雨+團霧,特別容易引發交通事故。

 

從芒市收費站上高速,一路往龍陵方向直至官坡隧道掉頭,然后再往瑞麗方向轄區的終點黑山門隧道掉頭,最后行駛至芒市收費站下高速回大隊,單邊88.49公里,來回177公里。負責隱患排查治理工作三年多的時間里,我已不記清在這條路上跑了多少趟了,但每一次我都不敢怠慢。這條路哪里事故高發,哪里容易起霧,哪里會積水的地方……甚至小到路面坑洞的面積我都記得一清二楚。我還記得第一天朱紹華副大隊長帶我上高速時說過的話,“隱患排查工作講究的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你越細心路就會越寬,百姓就越安全。”從那天起,我和這條高速公路就綁在一起了。

 

當行駛至官坡隧道準備掉頭時,天空飄起了小雨,官坡隧道至芒市收費站有22公里的長下坡,由于途經高山地區,這里大霧天氣頻發,兩年多的時間里,只要一下雨我就擔心這里由于大霧天氣視線不佳,長下坡雨天路滑導致交通事故的發生。雨越下越大,路面能見度越來越差,我將警車的霧燈和大燈打開,讓棚棚趕緊給高速公路管理處打電話,請他們做好安全提示工作。

 

過了下行線的三臺山隧道后一直到拉相服務區,這段30多公里的路程是最容易產生疲勞駕駛的路段。每次巡邏到這里時我都會想起第一次處理死亡交通事故的場景。那天,當兩名事故死者出現在我眼前時,我哆嗦得不知所措。

 

拍照、尋找事故發生的原因和定責的證據,漸漸的,我的心里從懼怕變成想要給死者和家屬一個交代。那天回到家后,我和妻子談起今天的工作時眼中泛著淚光,從警4年來,我覺得那一天是我最難忘的一天,我像重新長大一遍似的,渾身充滿力量和責任。

 

一路到黑山門隧道總共遇到了三輛違規停車的小轎車,我都一一向駕駛人和乘客耐心解釋了非緊急情況下在高速公路上停車的危險性,責令他們迅速駛離。現在網絡上到處都能看到高速公路上停車導致交通事故的視頻,每一個都觸目驚心,但還是有人會把自己的生命當兒戲。

 

從黑山門回來的路上,路邊的隔離網偶爾會出現遭人破壞導致豬牛羊等牲畜跑到高速公路上的情況。仔細觀察路邊的防護網,結果還真發現了一個破洞。停下車,我迅速用手機拍照取證并標注破洞的位置后接著往回走。此時已經上午11點,一路上車輛井然有序,一切順利的話應該能趕上大隊的飯點。

 

當駛出上行線三臺山隧道后我下意識的觀察了路面情況,因為這個隧道出口彎道看著不急,導致駕駛人容易判斷失誤,車輛速度過快時會出現車輛側翻的情況,確認路面沒什么異樣后我才放心的繼續往前。

 

12:00

 

回到隊里吃飯時我接到妻子的電話,因為脫貧攻堅工作繁忙,在鄉政府工作的她周末又不能回來了。和她說話的時候我故意提高了音調,裝作輕松的樣子不想她為家里擔心而耽誤工作。

 

吃完飯后我并沒有直接回宿舍,而是朝辦公室走去,因為我得把上午巡邏發現的破損防護網隱患登記到臺賬里,順便擬個治理函一同向領導匯報,隱患雖小,但時刻都不能耽擱,越早修復,路面就越安全。

 

13:00

 

上午的工作全部弄完后,打算回宿舍午休時交通事故報警電話猝不及防的響起,接完電話后我穿上裝備,走到衛生間,迅速用冷水拍了拍臉,讓自己保持清醒。

 

到達事故現場后,棚棚和明安扛著錐桶往事故現場身后的200米設置安全警示區域,隨后他倆一人做警示工作,一人配合我勘查現場,經過兩年多的配合,我們三個到達現場無需多言,各自都知道自己該干什么。好在駕駛人僅僅是受了點輕微傷,等待施救完畢后已是下午3點,此時老曹打來電話告訴我,先前約好的醉酒駕駛案證人已經到了,我用手敲了敲腦門,怎么能把這事給忘了呢?

 

15:30

 

回到隊里后,我和老曹并沒有急著做筆錄,我給他倆各倒了杯茶水,像朋友一樣聊天拉家常,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倆能夠放下思想包袱,將當事人的違法犯罪事實交代清楚。筆錄完成后已到了食堂下午開飯的時間,送別兩位證人后我把案件卷宗再拿出來梳理一遍,看看還有什么遺漏的地方,如果沒有,那下周就能把案件給移送起訴了。

 

18:30

 

整個白天的工作總算結束了,中午沒休息感覺身子有些疲憊,在食堂吃晚飯時我接到通知,晚上有全省夜查統一行動,我趕忙拿出手機給媳婦發微信:“媳婦,我怕等會兒太忙給忘記了,家里有我和父母照顧孩子,你別擔心,三八婦女節快樂!”

 

這就是我當班的一天,每天來回行駛在這88.49公里的道路上,汽車飛馳,行色匆匆,雖然每天做的事情星星點點不值一提,但星星點點乘以三年多來88000公里的折返,一定能匯集成一盞平安的路燈,照亮駕車人員回家的路。

 

我叫徐剛亮,今天我當班,祝您一路平安!

新聞發布

民警提示

t
云南快乐十分复式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