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安文化 > 小說

警嫂

2013-06-03 來源: 

    謹以此文獻給默默生活著的警嫂們,是你們給了丈夫無比的動力;是你們的理解使得丈夫在工作崗位上屢立戰功;是你們的寬容與付出使得無數個家庭充滿歡聲笑語。(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小城的夜晚是寧靜的,沒有太多的喧嘩,也沒有太多的嘈雜,老李拖著疲憊的身體向家走去。盡管沒有路燈,但胸前熠熠生輝的警號將回家的路照得明晃晃的。

    老李掏出鑰匙輕輕開門進屋,脫下警服在沙發上緩緩坐下,沒有開燈不是因為自己喜歡黑夜,而是不想在深夜里將老伴吵醒。

    “,屋里頓時亮了起來,只見老伴兒端著一杯濃茶從里屋走了出來,看著老伴兩鬢斑白的發絲,老李握住老伴的手輕輕的到了句:淑梅,這些年辛苦你了。夫妻兩的手就這樣緊緊的握著,許久沒有放開……

    20年前,老李從部隊轉業到了小城的公安局工作。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伴兒淑梅,當時的兩人沒有太多的花前月下、太多的山盟海誓。老李愛上了淑梅的賢淑,淑梅則看中了老李的憨厚、老實。在戀愛后半年,兩人便喜結良緣住進了單位40多平米的集資房,清貧而幸福的生活著。

    當時的老李在縣公安局刑偵隊,每天都在現場與現場之間穿梭著,對家里根本就沒時間照顧,乃至新婚妻子對他抱怨許久,看著其他家庭的丈夫不是陪著妻子在公園閑逛,就是摟著妻子有說有笑……

    每每看到這樣的場景,淑梅心里總不是滋味,總在不停的問自己,當初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給了這個男人,這個十天半月都見不上一面的男人,自己是不是錯了。

    2年過去了,這個問題一直在淑梅的腦海里盤旋著,但終究沒有找到答案。

    小城的冬天是寒冷而凄涼的,至少對于淑梅而言。

    也就是在這個冬天,寒風刺骨的冬天,淑梅懷孕十月準備分娩,當預產期已過了5天的時候,醫生來到病房對她進行了全面的產檢,告知她必須進行破腹產。接到通知后,淑梅給老李打了個電話讓他來醫院陪著自己,讓他能第一時間里看到自己的孩子。然而事與愿違,老李正趕往外地追捕逃犯。掛了電話,淑梅的心一陣陣刺痛,淚水如洪水般奪眶而出,此時她的心里有太多的委屈與怨恨,恨丈夫為什么是一名警察、恨自己當初為何選擇了這么一個歸宿……帶著諸多疑問,她含著淚毅然的在手術同意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躺在冰冷的手術臺上,眼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冰冷刺骨,一直冷到了心窩,唯有眼角的劃下的那顆淚滴是滾燙的。離婚,也許離婚才能使自己真正的解脫,才能使自己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

    孩子的哭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老李執行完任務回來時,已經是孩子出世1個半月了。老李是被呼嘯疾馳的救護車送回來的,據老李的同事說,他們在執行完任務準備回來時,老李在路過一家母嬰店的時候,才猛然想到自己的孩子已經出世,于是就下車給孩子買份禮物,當老李在店內認真的挑選時,一個中年男子引起了老李的注意。

    這人是誰呢?怎么這么熟悉,老李腦海中迅速的搜索著這張面孔。突然,老李拿著奶瓶的手停頓在了半空中。對,就是他。春節前夕小城內發生一起持槍搶劫案,犯罪嫌疑人至今在逃,眼前這個半低著腦袋的家伙便是該起搶劫案的嫌疑人趙某。老李立刻掏出手機和同事取得聯系,此時趙某買完東西正準備走出母嬰店。情急之下,老李從背后撲了上去,在將趙某撲倒在地的瞬間,趙某掏出自制手槍轉身朝老李的頭部開了一槍……

    犯罪嫌疑人被隨之趕來的同事制服,倒在血泊里的老李手中還緊緊的握著為孩子精心挑選的奶瓶……

    老李被送往醫院搶救,雖然保住了生命,但醫院最終的診斷是大腦皮層功能嚴重損害,目前處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狀態,喪失意識活動,就是我們俗稱的植物人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丈夫,看著在自己懷抱中熟睡的孩子。淑梅崩潰了,抱著老李哭喊到:你快醒醒啊,快看看咱們的孩子……”

    以后的日子里,淑梅根據醫生的指導,每天都會帶著孩子和躺在床上的老李說話,告訴老李,孩子有多么的懂事,知道自己的爸爸在睡覺,不管白天或者夜晚都很乖巧;告訴老李今年的冬天,小城下雪了,整個小城在白色的籠罩下顯得多么的美麗;告訴老李以前你工作忙,不能總是陪在自己的身邊,現在好了,至少我們可以這么溫馨的在一起;告訴老李小城里發生的一切一切……

    每天陪著老李說話的淑梅,最后都不忘的說上一句:老李啊,你的警服我已經燙好掛在衣柜里了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老李就這樣躺著,淑梅依舊每天帶著孩子來到床邊和他說著今天發生的故事。

    “老李啊,今天我帶孩子去幼兒園報名了,幼兒園的老師在登記報名表時問道父親的職業時,兒子高聲說道我爸爸是警察,說完后眼神立刻黯淡了下來,轉身問我:媽媽,爸爸什么時候才能醒過來啊,我好想你和爸爸一起來接送我上幼兒園……

    “老李啊,孩子都上幼兒園了,你該醒醒了,孩子多么希望能得到他該得到的父愛啊

    聊完天,淑梅正準備給老李擦背,就在倒開水的時候,不小心燙到了自己的腳,啊……淑梅痛得坐在了地上,捂著被湯紅的腳背緩緩起身為老李掖了掖被子。

    老李的手指頭微微的動了動,輕輕的抓住妻子的手,嘴里在說著什么。淑梅忘記了疼痛,欣喜若狂的跑出病房:醫生,醫生,快來看看,我丈夫醒了,我丈夫醒了

    “奇跡,這簡直是個奇跡。老李的主治醫生說道。

    經過醫生的診斷,老李的病情已明顯好轉,過不了幾天就可以恢復到正常人一樣了。

    老李嘴里還在說著什么。淑梅湊過去一聽,眼淚便忍不住流了下來。抱著丈夫痛哭著,似乎要將結婚以來這些年的委屈與煩惱統統發泄出來。老李費力的抬起手輕輕的在淑梅肩上拍了拍……

    “爸爸,等你好了,可以送去我上幼兒園嗎?兒子仰著小腦袋問道。

    可以,等爸爸好了啊,天天送你好嗎?

    “那爸爸,我長大后可以當警察嗎?像爸爸一樣勇敢的抓壞人

    看著懵懂可愛的兒子,老李嘴角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公園里,小朋友們在不遠處嬉戲,一對對戀人從淑梅和老李身旁走過,不遠處,一對年過七旬的老人互相攙扶著向遠方走去……

    “淑梅,對不起,這些年辛苦你了

    再一次聽到老李剛剛醒來時說的這句話,淑梅說道:老李啊,別說了,我是一名警嫂,既然選擇了警嫂,那我就得承受其他女人無法承受的孤獨與煎熬,或者是痛苦。你看,我們現在不是很幸福嗎

    兒子從遠處玩累了跑了過來。爸爸,咱們回家吧,回家你繼續給我講警察抓小偷的故事。說完,拉上淑梅和老李的手朝家的方向走去。

 

作者單位:大理州鶴慶縣公安局政工監督室    趙 松

t
云南快乐十分复式投注